歡迎來到朵拉利品網
知識中心
資訊
  • 資訊
  • 產品
  • 供應商
您的位置: 朵拉利品網 >  知識中心 > 賴茅酒價格 賴茅的價格
賴茅酒價格 賴茅的價格
2019-12-15 00:23:50 來源:朵拉利品網

1, 賴茅的價格



賴茅酒53度醬香型金典酒神1935原漿酒500ML價格:49.50
賴茅酒十年53度醬香型白酒10年陳釀 500ml價格:129.00
五年陳釀 53度醬香型白酒茅臺鎮酒神 經典賴茅 價格:29.9
茅臺酒鎮正宗86款賴茅酒 53度醬香型 價格:59
酒神1979金典賴茅酒53度醬香型白酒500ML價格:29.8
53度漢室賴茅酒15年 500ml 醬香型白酒 價格:180.00
賴茅50年原漿封壇 53度500ml 茅臺鎮酒價格:60.
茅臺酒53度醬香型原漿酒500ml 53度 價格:35.00
53度茅臺酒賴茅酒 1982賴茅酒 稀缺型 價格68.00 賴茅30年陳釀 貴州茅臺鎮53度醬香型賴茅酒 價格:128.00 月利賴茅二十年醬香 賴茅20年 53度500ml價格:48.00 珍藏賴茅酒30年 53度500ml 價格:149.00

2, 賴茅酒多少錢一瓶?



“賴茅”二字已經成為各個酒廠炒作的概念,市場上能見到的賴茅酒有上百個品牌,品質參差不齊,跟有甚者掛羊頭賣狗肉。只在茅臺鎮注冊個廠名,根本不在茅臺鎮生產灌裝。賴茅酒之所以有這么多廠家炒作,有這么消費者追逐正是因為他是國酒茅臺的前身,跟國酒茅臺近年的持續發展和火爆、消費者追逐綠色健康有很大關系。
“賴茅”酒是醬香型白酒的典范,要釀造出真正的醬香白酒首先要嚴格按照茅臺鎮的傳統釀造工藝,選用茅臺鎮當地的優質糯性高粱(當地俗稱紅纓子高粱),還離不開茅臺當地獨特的地理地貌、優良的水質、特殊的土壤及亞熱帶氣候的天然屏障。這也就是離開茅臺鎮釀造不出茅臺鎮醬香白酒的關鍵所在。
茅臺鎮醬香型白酒按照釀造工藝可以分為捆沙酒、碎沙酒、翻沙酒、竄香酒四大種類,從品質上講這四大種類的醬香白酒依次降低。
一、捆沙酒:也叫“坤沙酒”或“坤籽酒”,也就是常說的正宗的醬香型白酒,是嚴格按照傳統的茅臺酒工藝進行生產,生產周期長達10個月,出酒率低,品質最好;其靈魂是“回沙”工藝,即是將原料經9次蒸煮,8次發酵,7次取酒;并經過三年以上窖藏才能夠出廠,其高粱不能夠粉碎,破碎率小于等于20%。
二、碎沙酒:即用粉碎的高粱釀出的酒稱為“碎沙酒”,“碎沙酒”生產周期短,出酒率較高,品質一般;不需要嚴格的“回沙”工藝,一般烤二三次就把糧食中的酒取完。
三、翻沙酒:用捆沙酒最后第9次蒸煮后丟棄的酒糟再加入一些新高粱和新曲藥后釀出的酒稱為“翻沙酒”,“翻沙酒”生產周期短,出酒率高,品質差。
四、竄香酒:用捆沙酒最后第9次蒸煮后丟棄的酒糟加入食用酒精蒸餾后的產品,產品質量差,成本低廉。市面上出售幾元到上百元一瓶的醬香酒,基本都是這類產品。
正宗的醬香白酒生產成本都比較高,窖藏周期長,市面上的成品一般都要200多元才能夠買到1瓶,所以消費者在消費醬香酒的時候,可以通過價格來簡單的判斷它們的種類和好壞。

名詞解釋


茅臺鎮

茅臺鎮隸屬于貴州遵義仁懷市,被譽為“中國第一酒鎮”。是中國醬酒圣地。同時也是連接川黔的重要樞紐和連接歷史名城遵義和國家級風景區赤水的通道。 茅臺鎮位于仁懷市赤水河畔,是川黔水陸交通的咽喉要地。地處貴州高原西北部,大類山脈西段北側,北靠遵義,南臨川南。在郁郁蔥蔥的河濱地帶,建有“紅軍烈士陵園”和“紅軍渡河紀念碑”。赤水河航運貫穿全境,仁藺、茅丹、茅習、遵茅公路匯聚于此,茅臺鎮歷來是黔北名鎮,古有“川鹽走貴州,秦商聚茅臺”的寫照,茅臺鎮域內白酒業興盛,1915年茅臺酒在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榮獲金獎;1935年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在茅臺四渡赤水。茅臺鎮集古鹽文化、長征文化和酒文化于一體。 2018年10月,茅臺鎮入選2018年全國綜合實力千強鎮榜單,排名第81位。

醬香

醬香,多指菜肴中食物的一種香味類別。醬香一般以鹵味、調味醬混合而成為主。主要用以涼菜的制作,不過中華料理中對醬香的食用稱謂,可謂多有不同。除了涼菜,還有牛肉、鴨類等特色食物以此命名。 其中以醬牛肉、醬香鴨為主要食物品類。

白酒

白酒(Liquor and Spirits)又稱燒酒、老白干、燒刀子等,是世界六大蒸餾酒之一。 白酒具有以酯類為主體的復合香味,將曲類、酒母作為糖化發酵劑,利用淀粉質(糖質)原料,經蒸煮、糖化、發酵、蒸餾、陳釀和勾兌釀制而成。嚴格意義上講,由食用酒精和食用香料勾兌而成的配制酒則不能算做是白酒。白酒主要集中在長江上游和赤水河流域的貴州仁懷、四川宜賓、四川瀘州三角地帶,有醬香型、濃香型等類型。

免费无码不卡中文字幕在线,中文字幕人成乱码熟女,免费观看美女裸体无遮挡,日本久久久久久久久久加勒比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